賀優琳。南都記者 劉有志 攝">
  賀優琳。南都記者 劉有志 攝
  賀優琳
  身份:全國人大代表,廣東中山紀念中學校長
  選代表不是評勞模,而是一種職務,是要履行的責任。以後選代表要有承諾,承諾了(能履職)才能來,不能履責的不要做代表。
  ——— 賀優琳
  因為曾在2011年全國兩會期間談物價飛漲等民生問題談到數度哽咽,他被網友親切地稱為“憂民哥”。
  今年全國兩會上,他勁頭不減,平均每天接受累計2到3個小時的採訪,“多的時候一天要受訪十幾次”。
  被問得最多的問題是:國家才放開“單獨二胎”,為何急著呼籲全面放開?記者反反覆復地問,他就反反覆復地答。他說:“一點不煩,多點人關註更好。”
  事實上,從2011年到2014年,“放開計生政策”的建議,他連續提了四年。為何年復一年“炒冷飯”?他說,只要正確,就不怕老調重彈。
  他叫賀優琳,今年59歲,是全國人大代表,還是廣東中山紀念中學校長。
  “冷飯哥”
  今年兩會,賀優琳帶來13個建議,其中3個建議與去年提的基本一樣,其中6個在過去七年中他都或多或少地提過。但他說,部分建議即便老調重彈,都或多或少經過修改,沒有完全不動的,靠的是廣泛的信息渠道,比如記者、來自各行各業的家長。
  賀優琳給記者發來了2008年以來他的65份建議目錄。65份建議中,改善教育和民生的各占19條。其中,有2次提到要提高教師待遇,3次提到把學前教育納入義務教育體系,4次提出改革計生政策。今年提出的《關於加快理順事權和支出責任的建議》更是他第5次提出關於財政還利於地方的建議。
  為何總愛“炒冷飯”?賀優琳說:“自己可能視野有限,2000餘名代表來自各行各業,有些問題他們更專業,作為基層代表始終把握一個準則,就是關註民生。”
  在他看來,只要問題尚未解決而又重要,就值得一直關註下去,而不是抱著“我提了,解決不解決是你的事”的心態。
  賀優琳說,2011年他提出“全面放開二胎”時,“很多人不敢作聲,覺得你怎麼跟國策唱對台戲,感到很孤立”。如今再提,應者已眾。
  十八屆三中全會後那段時間,他說自己幾乎每天收到感謝消息。也有“非獨”人群催促他繼續呼籲。他則鼓勵他們“加強鍛煉做好準備”。從“雙獨”到“單獨”,賀優琳對全面放開二胎頗有信心,“勢在必行,越快越好”。
  另一個呼籲多年的建議是學前教育免費。“當年10萬億G D P都不到就可以實行9年義務教育,現在接近60萬億G D P,多三年卻做不到?就感到財力吃緊?這個說不過去。”在賀優琳看來,只要重視就做得到。
  “犀利哥”
  被稱為“憂民哥”,令賀優琳“有點受之有愧,因為能力有限”,但也令他頗有履職的成就感。他意識到,“聲音”被“上面”聽到,問題解決的速度與力度自然不同。
  “不要開會自己開給自己聽,我們人大的會是給國家決策層面提意見提建議的。”因此,賀優琳今年帶來一個建議,希望全國人大在審議政府工作報告期間增設一個“行業座談會”環節,最希望參加的是由教育部、財政部和計生委召開的座談會。他說,召開座談會,一方面是專業性加強,另一方面列席人員起碼應該副部級以上。他希望,自己的聲音可以直接被部長們聽到。
  除了“憂民哥”,談到履職問題時,賀優琳則搖身變成“犀利哥”。上屆履職時他批評兩名代表:一個是“啞巴代表”,從不發言;一個則是“企業代言人”,只說自己公司的事。
  “我始終感到作為代表不能有私心雜念,選代表不是評勞模,而是一種職務,是要履行的責任。”賀優琳說。“以後選代表要有承諾,承諾了(能履職)才能來,不能履責的不要做代表。”採寫:南都記者張艷芬實習生 馬丹昊 發自北京  (原標題:“憂民哥”一個建議提四年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v38ivqogx 的頭像
iv38ivqogx

Christina

iv38ivqog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